湖北交通新闻:第15期:第04版:第04版

写给父亲


字号:

   期次:第15期   作者:李莉 李莉





  距离上次与父母亲相聚已经一年了,到了父亲节,总想写点什么寄托一下思念,一次次提笔一次次放下,不是因为无话可说,只是因为父爱太深太沉,笔墨不足以描述,想忆起往昔点滴来充实父亲的形象,又感觉那些事情已经随着时间的长河飘散远去。
  父亲一生吃了不少苦,听说他刚生下来因为家里条件不好,儿子多了养不活,差点就要送人了,是姑奶奶做主留下了他。在那个物资贫瘠的年代,由于营养不良,父亲长得又瘦又小,姑奶奶隔三差五送来鸡蛋和粮食,父亲也渐渐长大了。那时候家里穷,能吃饱穿暖就已经是万幸,更别提读书了,父亲没上
几年学就入了社会,从一贫如洗的土坯房一路走出来,结婚、生子、安家、落户,他用大半生的时间,培养了我和弟弟长大成人。
  年轻时候的父亲是严厉的,头发浓密,胡须黢黑,剑眉下眼睛一瞪,我们姐弟俩都不敢出声,父亲很少和我们玩耍,小时候的顽皮总是换来一顿挨揍,甚至一度怀疑父亲是偏心的,偏爱男孩。随着自己慢慢长大,渐渐明白了父爱的含蓄与深沉,也明白了父母的艰辛。父亲,像一颗大树,为我们撑起了最坚实的屏障,我们在呵护下无忧成长。那个时候,我的很多女同学读完初中就出门打工了,我却在别人羡慕的眼
光中读完了高中和大学,父亲甚至说:“读书多少,全看你自己的本事,只要你考得上,爸妈就继续供你读,砸锅卖铁也不会让你辍学!”。
  那些年,两个孩子读书是一笔不小的开支,为了生计,父亲骑着摩托车穿梭在鱼塘和农户之间,做起了鱼贩子的行当,岁月让父亲再无以前的潇洒,喇叭裤换成了雨衣雨裤,一辆摩托车、一副担篓、一套雨衣雨裤的父亲陪我们姐弟走过了童年生涯。
  记忆中最深的,是夜里摩托车回家的轰鸣,是雪地里清晰的车辙印,是父亲进门时灌进来的寒风,是头顶上厚厚的积雪,是胡须上的冰勾勾,是冰冷的雨衣
下父亲冻僵的身躯。多少次雪夜里,因为大雪盖住了回家的路,父亲把车开进了水沟里,年少的我记不清多少次在黑夜里仔细地听着门外的动静,只有听到摩托车安稳回家,我才能安心入睡。高三那一年正值非典,我在学校收到了父亲车祸的消息,母亲隔着学校的铁门红着眼睛对我说:“没事,你安心读书,你爸会好的!”后来父亲捡回了一条命,几天后我在医院看着父亲血肉模糊的腿,强忍着眼泪,笑着说:“爸,都会好的,大不了我出门打工养你!”那时候父亲哭得像个孩子。终究还是父母亲扛下了所有,那些年吃的苦受的累,父亲也因此落下了寒疾,每到变天就浑身疼,整夜整夜睡不好觉。
  在这个父亲节,用一些生涩的文字记录我对父亲的感恩,他从未对我说过“我爱你”,但是这深沉而又无私的父爱,一直温暖着我成长的路。
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,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装webkit内核浏览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