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北交通新闻:第15期:第04版:第04版

香樟树下忆父亲


字号:

   期次:第15期   作者:罗维君 罗维君




  家里的后院一直空落落的,父亲便提议道:我们种一棵树吧。我起初很不同意,但还是勉强答应了。父亲回老家挖了棵香樟,借了辆三轮车一路蹬回来,茶也未喝一口就去栽树。我问他:爸,买一颗树不就行了,何必大费周章又是挖又是栽的?他只是笑笑。
  这棵香樟正栽在我的书房前,不用开窗都能看见,它青翠碧绿,看起来爽心
悦目,每每读书倦了,我就停下来,推开窗,一股樟香扑鼻而来,顿时所有的疲劳都烟消云散。
  后来父亲因工作到了外地,每次电话时总会问及香樟的长势如何、有没有给它施肥。我回答的含含糊糊。说实话,我真没有把注意力放在一棵树上,读书、考学以及和一帮朋友海阔天空,总觉得琐事太多,哪还有时间照管它?不过,
它却长得生机勃勃,叶子浓密如荫盖,香气醉人而芬芳。有一次,父亲说:“要是我是那棵树多好。”我没明白他的话,只是在想,什么时候父亲变这么文绉绉的了。
  再后来,父亲去世了。我经历了许多事,踏入社会,事业陷入低谷,东奔西跑,母亲多次手术以及不幸残疾,岳母突然去世,几乎压得我都喘不过气,总想有人拉一把,也总想起父亲在世时的好。
但那个年代没有智能手机,父亲的照片,很多也因年代久远变的泛黄而看不清。想念时,却只有那模糊的影像和断断续续的记忆。
  当心情压抑时,我会推开窗,与香樟树对视,心里会觉得有阵阵温暖袭来。我觉得我得做一棵树,无论经历怎样的狂风暴雨,也不要被打倒。看见树,也总回忆起那个下午,父亲汗流浃背种树的样子,以及父亲望着这棵树时的笑容。风吹动树叶“沙沙沙”作响,我仿佛听见父亲说:我要是那棵树多好。我这才明白父亲当年的那番苦心,当这颗树种下时,父爱已经在我心里生根发芽,不论风再狂,雨再大,他都伴着我奋力成长,看着我成为一颗参天大树,撑起了一片天。
您的IE浏览器版本太低,请升级至IE8及以上版本或安装webkit内核浏览器。